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Handsome Lady,带你认识冲进世界盃冠军赛的 Pussy Riot,听听他们的主张,或许你也会理解他们冲上场的原因。

週日,世界盃冠军赛行至下半场第 52 分钟时,画面突然出现三女一男扮成警察,表演「警察闯入游戏」,冲进足球场上,其中一位还与法国队的年轻球星 Mbappé 击掌。她们是谁?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Pitchfork

争取场上十数秒曝光的她们,其实是俄罗斯的庞克乐团/女性主义团体 Pussy Riot。15 秒时间,全球诧异惊呼,有人傻眼、有人咒骂,然而此举非一时兴起的「闹场」,而是有计划将俄罗斯人权问题,透过各国转播镜头,传送至全球亿万观众眼中。

Pussy Riot 在 Facebook 及 Instagram 中,引述诗人 Dmitri Prigov 对警察的分类「理想警察(the heavenly policeman)和现实警察(the earthly policeman)」,并写了一则声明。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Dmitri Prigov 图片来源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PussyRiot FB

在 Pussy Riot 声明中出现的 Oleg Sentsov ,是出身克里米亚的乌克兰籍电影导演,他在五月被无端冠以恐怖主义罪名,被判 20 年徒刑。 

Oleg Sentsov 拒绝屈服强权,狱中绝食超过 60 天,要求俄罗斯当局释放其他乌克兰政治犯。这些政治犯人数超过 60 名,其中有人已绝食抗议超过百日。遭关押原因,例如在自家悬挂乌克兰国旗,或仅只是从事一般性的人权运动。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Oleg Sentsov 图片来源|Meduza

Pussy Riot 在声明后附上 6 点诉求:释放所有政治犯;不得因社交媒体上的「按讚」而拘禁任何人;停止非法逮捕集会游行人员;应允许国内的政治竞争;不可虚构刑事指控,不得无故将人关入监狱;让现实警察成为理想警察。

不得因社交媒体上的「按讚」而拘禁任何人,这一条诉求听起来很微小,却是俄罗斯民众正面临的人权处境。

根据端传媒的朱诺报导,世界盃开始之前,俄罗斯公民发现,若在社群网站上对特定内容按讚、分享或留言,可能被以「极端主义」、「煽动仇恨」、「威胁现有国家体制」、「叛国」等罪名遭调查和起诉。惩罚包括罚款、监禁、甚至强制送入精神病院。

俄罗斯的人权处境,是与冠军盃争胜同样值得世界关注的事。

世界盃之前,全球声援的 Pussy Riot

Pussy Riot 成军于 2011 年 9 月普丁宣布重新竞选总统之后,台译将 Pussy Riot 翻成「小猫暴动」,实则 pussy 亦有女性生殖器的意思,她们曾在专访提到,使用 pussy 一词,有女性挑战既有(极权)秩序之意。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Meduza

她们最初为女性组成的 12 人庞克乐团,身着鲜豔服装,以头套维持匿名的人身安全,透过音乐表演和各种行为艺术,关注并抗议该国民主、自由与人权问题,亦有 15 个幕后技术人员加入,将表演拍摄、编辑并上传至网路上,扩大议题能见度。

2012 年,乐团 5 名成员在莫斯科的教堂祭坛举行反普丁的演出,演出视频上线之后,该团体的 3 名成员被逮补,遭判刑 2 年。这起事件受到全球关注,从时任美国总统欧巴马、英国外交事务大臣、加拿大外交部长、翁山苏姬、德国联邦议院 120 名成员、歌手史汀、玛丹娜、保罗麦卡尼等人,皆为 Pussy Riot 公开声援。

遭判刑的 2 名成员不久后被特赦出狱,然而主唱 Nadezhda Tolokonnikova 却继续遭到监禁长达 18 个月。

本次闯入世足赛现场的唯一男性成员 Pyotr Verzilov,其实就是 2012 年遭监禁的主唱 Nadezhda Tolokonnikova 之夫。与 Mbappé 击掌的女性同伙待遇不同,在场上, Pyotr Verzilov 被克罗埃西亜球员 Dejan Lovren 狠狠抓住。赛后 Dejan Lovren 向记者表示,当时自己失去了理智,只想把闹场的人抓住往场外丢。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thewest

这样的愤怒也确实可以理解,比赛进行到下半场,克罗埃西亚以 2:4 落后法国,进攻之时却被打乱节奏,球员理所当然挫折沮丧。

赛后,4 名闯入会场的 Pussy Riot 成员即被控「违反正式体育活动观赛规则」等非刑事罪名,他们委任的律师缺乏管道立即会见,当事人被判监禁 15 天,同时被禁止三年不得参与或现场观看任何运动赛事,让普丁丢脸的他们,接下来可能面临更多刑事指控,国际仍持续关注 Pussy Riot 动态。

最新一则消息,则是 Petr Verzilov 在警局笔录製作的过程里,和警员的对话在警局被录下来,获得多国媒体报导。

俄罗斯警员高声质问男性成员 Petr Verzilov 为什幺要这幺做, Petr Verzilov  回答,「我们和您一样支持俄罗斯 —— 如果您支持俄罗斯的话。」

警员在笔录说的一段话,受到大幅度报导,这一段话亦显示俄罗斯人对异议人士的普遍看法:「我有时候真觉得可惜,现在不是 1937 年。(指涉史达林统治下的「大恐怖」极权时期。)」

所谓「战斗民族」俄罗斯,「女性主义」仍是髒字

《滚石杂誌》曾邀请 Pussy Riot 的主唱 Nadya Tolokonnikova 与其丈夫 Pyotr Verzilov 、还有他们的合作者 Matt Kulakov 受访,访问中,主唱提到,在俄罗斯「Feminist」仍是一个髒字,「你会经常听到女性主义是邪恶的,属于贬义的、被认为是猥亵的字眼」,并且在国家机器的宣传下,「女性主义被认为与俄罗斯的价值相冲突。」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滚石杂誌》

在 2012 年受拘禁的法庭相关文件里, Nadya Tolokonnikova 被认为是反俄罗斯联邦,只因她自称是女性主义者。

虽然这幺说,但 Nadya Tolokonnikova 更倾向以性别平权份子自称,因为女性主义者不只争取女性权益,而是要解放父权社会下,僵化的性别角色。

「我亦希望替 Matt 争取穿裙子、化妆的自由。」她说。

她的丈夫  Pyotr Verzilov 与 Matt 异口同声地表示,女性主义谈的向来就不只有女性议题。「许多倡议女性主义的行动,不只是由女人所做,也包括男人。」 Pyotr Verzilov 说,「女性主义绝对不只是女性限定的。」

正如女性主义绝不是女性限定,艺术表现从来也无法只是艺术限定,而完全与政治脱钩。世界盃足球赛事,亦难以凌空于现实世界举办。

Pussy Riot 不只是乐团,从女性主义关怀出发,为人权、法治、自由、平等精神发声,他们关注 LGBTQ 处境、关注跨国人口性贩运、挑战整个国家的厌女与恐同症。以女性生殖器名称为团名,挑战阳刚气概中心的国家政权。在 NGO 发展遭打压、甚至被收编的俄罗斯,以乐团等表演形式的女性主义倡议,毋宁是更能保持自由、并且透过创意发挥的非正规女性主义组织。

Handsome Lady|Pussy Riot:在俄罗斯,
图片来源|Cosmopolitan

Pussy Riot 以欢乐而不具攻击氛围的庆祝姿态闯进球场,创造出这段非正规的「暂停时间」,带我们这些已习惯自由、平等、法治的外国观众们,看见球场输赢之外,真正的俄罗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