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说不也是学问!心理学教你没有负担感的拒绝方法

如何聪明拒绝别人?透过心理学的三个小方法,让你在做出决定前替自己留下思考的空间,学会「拒绝」也是很重要的一门学问!

前几年有一部金・凯瑞的喜剧片《没问题先生》(Yes Man),电影主角凡事说「Yes」,让生活多了很多新鲜事;现实生活中,如果我们面对要求,事事说「好」,恐怕反而不太好过,该怎幺说不?不只需要勇气,还要有一些技巧⋯⋯

你如果对任何事情都说「好」,最后,就是把自己搞得「不好」。大部分的人都是「好人」,不太好意思拒绝别人的请求;实际上,懂得说「不」是一个技巧,也需要练习。

为什幺我们会觉得说「不」很困难呢?追根究柢,我们不想要让别人失望──不论是朋友、父母、情人或是老闆,出于本能,你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或请託常常说「好」。

可是,对你而言,一旦你答应了一件不方便的事情,需要花费接下来好几天、好几个礼拜、甚至是好几个月来后悔这件事;反之,若你说的是「不」,拒绝之后,可能顶多不安几分钟而已。

当你说了「好」,对方就会有所期待,一旦你无法达成,反而会造成更大的失望;所以,何不明确地、勇敢地在第一时间拒绝?他们可能一时会失望,但时间久了,他们会知道你是真心为他们考虑。(推荐阅读:学会拒绝,你才可能做出自由的选择)

聪明说不也是学问!心理学教你没有负担感的拒绝方法
图片|来源

另外,你要考虑到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人的时间有限,取与捨格外重要,答应了一件事情,背后意味着的是,你要放弃什幺「更重要」的事情。

当然,不是每一个「不」都要非常直接、毫不留情。以下是我归纳出的几个方法,你可以参考看看。

1. 以时间换空间:

接到任何邀约,当下不知道怎幺办,或是你不想在当下拒绝造成尴尬,你可以说:「我要先看一下行事曆,最近好像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看完之后回你⋯⋯」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仓促答应,多一点好好思考的空间与时间。

2. 让对方做筛选:

比如说,当老闆交办一件事,你真的没有时间,可以有技巧地跟老闆说:「好的,老闆,我也想专心在这个案子上面,但我手边有 A 专案、B 专案、C 专案,我评估了一下,为了更专心在新案子上,您可以建议我先不要做哪一个专案吗?」

3. 提供其他方案:

你可以提出愿意做的事情,比如说:「在这个案子上,我可以给予一些建议与方向。」表示你愿意帮助他,而非自己跳下来完成整个案子;也或许帮忙串联资源,直白地说:「我很想帮你,但我真的没有时间,不如找 B 先生,我记得他先前有说过,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如果自己有兴趣,但当下没时间,也可以说:「我很想帮你,但最快也要到下个月才行,如果真的一定要由我来做的话,可以等等我吗?」

当然,说「不」需要勇气,也需要练习;一旦你开始尝试,就会发现,其实没有这幺难──最终,当你获得了更多能够支配的时间,当你有了「思考的空间」,对于你始终挂心、遗憾未实行的梦想开始有一些实际的进度,此时,你会发现生活局面完全不同,看待当下的每一刻,不再充满了焦虑和纠结,而是有了踏实感和希望。

这,就是我期盼的。

聪明说不也是学问!心理学教你没有负担感的拒绝方法
图|作者提供

Action 行动练习

说不,也是爱自己

前阵子,我和一位朋友共同接受採访,被问起该如何「爱自己」,朋友的回答让我印象深刻:「爱我自己的方式,是更清楚自己的界限、坚持自己的界限,避免假象的和谐。」

太多时候,我们不懂得自己的界限,为了假象的和谐,反而製造更大的内、外冲突,陷入挣扎,我建议,可以试着为自己订下「基本界限」――我的生活里,事情经常会累积到不平衡的状态,因为一直工作,可能忽视另一半、冷落孩子。我规定自己,晚上七到九点不接手机时,还跟孩子打勾勾,跟他们说:如果老爸接了不遵守,你可以打我们,而且我们不准生气!我还真的被一双宝贝儿女打过!(当然是带着笑轻拍⋯⋯)

界限和目标又不太一样,像是「我要一年写一本书」是目标,不是界限;要有足够的勇气捍卫自己的界限,才能避免假象的和谐,和后面的痛悔。

我们都该提醒自己,把「决定」与「关係」分开,练习拒绝「无谓、突发、不合理」的要求;进阶一点,练习「管理人情压力」和「拒绝人情压力」,不再让自己处于人情压力的被动状态。这一讲我希望你好好思考生活的「界限」。

举我自己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