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嫁报界同事成佳话‧孪生姐妹同日办喜宴

皆嫁报界同事成佳话‧孪生姐妹同日办喜宴(霹雳‧怡保)一对感情甚笃的双胞胎姐妹长大后,除了到同一家报社上班外,也先后与男同事发展成情侣,一度成为报界佳话。一年前,姐妹俩决定结束逾10年的爱情长跑,在考虑到方便亲友的情况下,两人选择今日(週六,10月25日)同一天回乡设宴结婚,对两家人来说无疑是双喜临门。这对双胞胎是来自霹雳州督亚冷的姐姐张文丽及妹妹张文诗,两人现年31岁。姐姐的准老公是《》昔加末办事处主任黄胜龙,妹妹的準老公则是中国报编辑助理廖志伟。张文诗接受《》访问时说,她与姐姐是在12年前投身报界。当时两人完成了南洋记者训练班后,一同加入南洋商报生活出版社工作,同时结识了黄胜龙与廖志伟。姐姐延后一年出阁“工作了逾两三年后,我和姐姐便先后和志伟、胜龙发展成情侣。我和姐姐是在一年前就开始筹备婚礼,我们决定一起设宴是为了方便亲友,而且双喜临门也会令场面变得更加热闹。”她说,她与姐姐于週六晚上在督亚冷宴请亲友,她週日(10月26日)早上先出阁。至于姐姐与姐夫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会延后一年才进行华人传统婚礼仪式。张文丽及张文诗虽是双胞胎,但从两人的外表及言行举止,不难分辨两人。姐姐有一双眯眯小眼,样子看来文静,体型也较高大,而妹妹则有一双大眼睛,样子活泼,身型娇小。但妹妹文诗却认为姐姐比较多话,而姐姐文丽也大赞妹妹尤如小家碧玉,为人温柔体贴。文丽说,可能是双胞胎的原因,也或许是从小生活在一起的关係,她和妹妹的喜好非常相似,两人尤其喜欢吃辣的东西,如东炎汤。“有时突然想要做一件事,说出来后,才发现妹妹也想做。这是很自然的想法,也不懂算不算是心有灵犀。此外,我和妹妹的出生时间相差16分钟而已。”父母常分不清姐妹重複餵一人另一人饿肚子妹妹张文诗提到,她与姐姐从小到大都留着一头短髮,样子非常相似,但鲜少会被熟人认错,反而是自己的亲生父母经常错叫姐姐为“阿诗”,叫她“阿丽”,迄今父母还是分不清她们。丈夫分得出姐妹她笑言,她与姐姐在两三岁时,妈妈还试过重複餵其中一人两次,造成另一人饿着肚子,还好,她们各自的丈夫从未错认她们。文诗坦言,如今她已留了一头长髮,除了是要能在这次的婚礼上有不同的造型外,也是希望亲友不要再错认两人。“有时在公司还是有人认错我,但只限于不熟悉的人,这些人偶尔在楼上看到我,接着又在楼下发现另一个样子及体型与我非常像似的人,都会感到非常惊讶。不过,同事久而久之都习惯了。”母怀胎3月如6月腹大望不见脚趾双胞胎姐妹的63岁父亲张忠富指出,在他及64岁妻子丘金英家族史上从未出现过双胞胎,所以两名小女儿的诞生,令夫妻俩及另三名子女喜出望外。“可以一次过抱两名女儿,当然感到开心。”父母常叫错姐妹名他坦言,如今女儿已长大,但偶尔还是会认错女儿,特别是在只听到女儿声音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分辨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丘金英则说,她记得在怀孕3个月时,肚子已经胀得尤如已经怀孕6个月,站立时也望不到脚趾,肚子的重量令她感觉非常辛苦及疲倦。她披露,她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怀了双胞胎,她只是感觉到这次怀孕与以往三次不同,经常觉得肚子里的胎儿会一左一右的摆动。接近临盆,她前往政府医院检验时,才惊觉是双胞胎。“还好在生产时,只是阵痛了数小时,两名女儿先后呱呱落地,也没有想像中那幺辛苦。”询及是否能清楚分辨出这对双胞胎女儿时,丘金英表示已没有认错人的问题了。不料,文丽立即在旁平反并笑称:“爸爸妈妈还是会认错人,叫错名字。”令丘金英一脸尴尬。张家新闻世家3父女报界服务张家可说是新闻世家。除了父亲张忠富是《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及《光华日报》的通讯员,他的双胞胎女儿张文丽和张文诗分别在《东方日报》吉隆坡总社任职助理新闻编辑及高级记者。张忠富指出,他原为督亚冷的新村发展官,并兼职当起国内华文报章的通讯员有30年之久,如今,他已经退休,只是偶尔提供新闻给这4家华文报章。赞成女儿投身报界他说,他以前提笔写新闻时,孪生女儿都喜欢一左一右地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工作。直到两名女儿中学毕业,告诉他有意要加入南洋训练班后,他立即举手赞成。“记者的工作很有挑战性,再加上女儿对记者这一行很有兴趣,所以我便决定放手让她们去试一试。”张忠富披露,两名女儿聪明伶俐,而且新闻触觉也很高,注定两人必须朝这行业发展。“当初很多亲友问我为甚为那幺放心让十多岁的女儿出去首都当记者,我认为要担心也担心不来,不如让她们两个人出去试一试,更何况,年青人在乡村地方也不可能找到出路。”他说,如今在报界已有所成的两名女儿从首都回返家乡度假时,不再一左一右看着他工作写新闻,而是与他谈起国内外的时事,令他感到欣慰不已。‧2008.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