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

以前日本有个老牌节目叫「来去乡下住一晚」,在台湾也很受欢迎。最近因缘巧合,琦玉县府邀请驻东京的外国记者,去看2020年东京奥运暖身工作。行程包含欣赏日本天皇盃篮球冠军赛,它在琦玉奥运场馆举行。不过老实说,我最感兴趣的活动是在晚上,县府安排老外们住进日本寄宿家庭homestay一晚!

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

以前在澳洲念大学住过半年homestay,印象在洋人家里体验生活,跟平常上课感觉完全不同。更何况日本人拘谨礼数多,如果不是交情特别好的麻吉,一般不会随便请客人回家过夜。所以看到採访活动邀外籍记者,到琦玉县民家里住一晚,我马上报名!

会面地点约在琦玉新都心站,看到几个高大老外就知道,这一群是奥运homestay团友。其中身高194的採访团「中锋」,是来自丹麦的自由记者。另外有德国电视台、巴西媒体、我,跟义大利使馆一家人,和哥伦比亚外交官。这群彼此陌生、英日语夹杂的老外,等着素未谋面的寄宿家庭主人来接手,那种莫名期待感,还真有点像古早交友节目「来电五十」。

突然,德国电视台记者打开摄影机问主办单位,老外住日本人家里有什幺「绝对不能犯的错?」大家听到自动竖起耳朵「没…没那幺严重啦…」琦玉县公务员在麦克风追问下,腼腆又尴尬:「是…听说过…,外国朋友不知道日本习惯,没有先在浴缸外洗好澡才进去泡。」「那发生什幺事?」女记者瞪大眼睛追着问,「那个…外国朋友洗完,把人一家还没泡过的热水全部放掉…」哈。

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

闲聊一半,日本home爸、home妈们陆续出现,接待「丹麦中锋」的女士外语流利、表情自信,但刚好是传统的娇小身型。两个人悬殊的「高低差」在车站互相鞠躬,讲话一个踮脚一个弯腰,这一晚不知道会有多少趣味。

这时一位白眉欧吉桑低声喊着「潘桑,潘桑…」,我赶快举手,他是Takanohashi先生。坐上他的日产小车,路上我们开始用半日文半英文研究对方姓氏汉字怎幺写,「潘是江户时代的『藩』,没有草字头」「Takanohashi是『鹰觜』,鸟的嘴巴但没有『口』」「哇…这个姓应该很少啊?」还在寒暄的时候,鹰觜先生突然说「今天晚上我们帮你开趴」,看着腼腆含蓄欧吉桑紧握方向盘直视前方,却冒出像大学生要开派对疯一下的话,我直觉是在开玩笑。「我们请邻居夫妻、朋友一起来家里。」继续认真开车,他不是开玩笑。

桌上摆了海鲜饭、烤鸡翅、配酒点心和葱油饼,没有任何典型的日本料理。鹰觜家来了佐内夫妻、杉尾女士,真的是三个日本家庭跟一个台湾人「大人的派对」。为什幺会有葱油饼?原来鹰觜夫妻跑过台湾东南西北五六趟,最近在台南新发现葱油饼很对味。佐内夫妻也很有意思,高大沉默的先生是大学教授,太太娇小健谈是跑马拉松的耳鼻喉科女医生。

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

杯里倒红酒大家开喝我问,「为什幺喜欢台湾,会一直去?」「人很友善啊,东西好吃…」很常听到的说法,夸讚小吃是标準答案。不过佐内太太一开口就踩到我痛脚:「潘桑,我们没去过台湾,介绍哪里好玩啊?」我被问过一百次都答不出来。于是牵扯日本驻台记者朋友告诉我的故事,她说这两年印象最深的新闻,是来自日本静冈的单车骑士,在花莲被落石击中魂断太鲁阁。「骑士的父亲白井先生连两年去太鲁阁,为儿子继续未完成的单车比赛。」「啊…」「听说台湾有许多车友,陪素未谋面的日本同好骑最后一程。」「喔…」说到这余光瞥见,本来坐角落笑咪咪的鹰觜太太竟然红了眼眶。

白井先生经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却没有怪台湾夺走爱子生命,朋友说「白井爸爸找到当时路过抢救儿子的民众,亲口谢谢。」佐内太太这时默默点头,似乎感受到那个陌生岛国,跟日本之间有微妙感情。我说自己跑过几年两岸新闻,也现场採访过大陆观光客意外,去到花莲巴士坠落的崖边、目睹高速公路上烧烂的车架。能理解大陆家属处理亲人后事,眼泪鼻涕伤心难过,「不过老实说,他们的反应跟白井爸爸实在不太一样…」。印象有要求立碑,也有官员来还讲究台方对话不合规格,只是那些太政治也不适合在新朋友饭桌上聊。

我们从红酒喝到白酒,最后连爱尔兰威士忌都乾了,晚餐趴足足扯了三小时。还好洗澡前记得清醒的说浴缸不用先放水,「我沖澡就可以」。

这趟参访我们走进琦玉县的骄傲,由县民税金兴建的超级竞技场。据说是日本有顶室内体育馆最大的一座,篮场球大小跟NBA纽约尼克队主场,麦迪逊广场一模一样。它的天花板能够升降,座椅也可以前后伸缩让球场空间立体变化,是座多功能的科技「变形球场」。

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

在搭巴士移动的时间里,县府秘书不断抓老外问homestay感觉怎幺样?体育馆还想看哪里?原来我们採访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反向蒐集外国人意见。奥运不是日本人自己高兴就好,他们想方设法要让别人也满意。

工作人员说琦玉有670个家庭参加奥运homestay计画,一部分是为了解决饭店住宿不足,另外也希望让更多外国人走进日本家庭,彼此变成朋友。台北办过世大运、高雄也曾经主办世界运动会,邀请许多国际选手到台湾比赛,但似乎没有规划请外国朋友入住台湾家庭homestay的构想。像我这次打扰一晚的鹰觜家,许多日本人印象里的台湾人本来就亲切热情。未来我们如果再有机会承办国际性活动,或许可以参考日本奥运经验,让国民直接帮台湾做外交,揪外国朋友「到台湾人家里住一晚」。

来去日本人家里住一晚台湾记者开趴惊验